背彻

Du får alt til å sprenge i kok

萍水

雷安

南北战争,南方士兵与联邦医生

BGM: Nuvole Bianche

轰炸机从上空飞过时发出的的轰鸣声宛如敲响警钟,随之而来的永远会是一大堆残破的伤患和他们抑制不住的呻吟。

安迷修穿梭于横亘在地板上的伤患之间,好几次差点被绊倒。他磕磕绊绊地赶到门口,迎接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战士。

硝烟,金属和血腥味一起袭来。

与其说那男人不省人事,不如说他已经失了半条命——他脑袋上被开了个血窟窿,正潺湲地流淌鲜血;一身军装黏糊糊的满是血渍,包裹着布满鳞鳞创伤的躯体。

饶是见多了这样的场景,安迷修还是一惊。比起给他看病,或许他更需要请个神父了。

安迷修凑到临时担架前探他的鼻息,还没决策出是不是要放弃时,他猛地弹起...

2018-07-04

霹雳

“那么,让我们有请这届新人舞蹈大赛的冠军雷狮说上几句吧!”

“这不都是明摆着的吗,你们这群弱…嘿安迷修,把镜子还给我!”

安迷修把镜子藏在背后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: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你臭美得让我恶心。”

“怎么臭美了,板上钉钉而已。”雷狮把胳膊搭在扫帚把上,对着橱窗玻璃摆了个wink。

“但你最好把院子扫干净,未来的冠军先生。”安迷修把门打开,做出“请”的手势。雷狮也不推脱,拖着扫帚往出走,随手顺走了门口的提箱式收音机。

“扫地?见鬼去吧安迷修。”雷狮把收音机放在地上,用脚尖按开开关,在音乐里同无辜的扫帚面面相觑,脚上的滑步已经带着它前进。

他活动自己柔软的四肢,让它们如张弛的蛇一般;他脚尖跳跃,好像地...

2018-06-10

安慰

雷卡

难以忽视的、针刺般的痛感在雷狮的脸上跳跃,这使他不得不费劲又勉为其难地睁开了眼。

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适时收回轻触雷狮伤口的指头,显然他就是罪魁祸首。

雷狮环视四周,以便回忆自己的处境。现在已是夜晚,他大概昏迷了好几个小时。路灯没能照进这个幽僻的小巷,他知道自己正躺在几个又大又鼓的垃圾袋上,里面八成填满了布料场的碎布条,因为它们不仅没有任何异味,靠着还很柔软。他试图支起身子,却发现自己的后脑勺嗡嗡作响。

“还好吗?”一直沉默的看着雷狮的少年开口问道。

“不算太糟。”雷狮轻快地回答,不小心扯到嘴角的伤口,一贯迷人的脸蛋扭曲成皱起来的抹布。

少年向雷狮伸出手,想拉他起来,却发现他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...

2018-04-24

回答提问箱内容

*这里只回答问题,单纯吹我表白我的就不发出来了,我自己偷着乐就好,很感谢大家的鼓励😇

提问箱

Q:老师的文章好多呀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灵感呢?
A:因为上学路太长了。

Q:虽然感觉有点话废,但还是想问太太是怎么写的这么好的文的!!!写作文都跑题的人可羡慕了!【锤爆太太,疯狂打call】
A:虽然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但还是委屈一下:干嘛锤我??
言归正传,个人来讲写作完全凭心情,一定要想写,写起来会开心的时候才能写好。另外平时多看点有情操有价值的书吧,然后培养一个自己的小情趣,比如唱歌跳舞之类的,它会改变你写作的感觉,也可以用来调节心情。
如果你要拿作文说事那就太尴尬了,高三九模我的作文只有36…实际上我的作...

2018-04-18

伴侣的意义

雷安
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,索玛动身去参加安迷修的葬礼。

安迷修比索玛大三十岁,独自办了一所育幼院,救济一些孤儿和患有先天疾病而被遗弃的孩子。虽然他是个老先生,却活泼幽默。人人都喜欢他。

为此索玛很难受,她二十多年的生涯里第一次没穿那些鲜艳的衣裙,把自己裹进一件紧身黑罩衫。她没时间考虑安迷修离开后的种种问题,无论是那些孩子还是她自己,都变得失去明朗的未来了。

葬礼来了很多人,因为安迷修实在是个受人爱戴的和蔼老人。他们都愁云惨淡。

只有一个人例外。索玛见过他一次,他是安迷修唯一的家人:雷狮先生。他站在灵柩旁,被别人的呜咽声包裹着。当神父为安迷修念祷告词时,他高昂着头,一张脸紧绷着,没一点情绪。好像现在葬着...

2018-04-09

肉欲

雷安双性转

一场突如其来的四月飞雪砸湿了两个优雅的铅笔裙女白领,她们手无寸铁,只能迎头与裹着雪花的大风相撞。两张嘴倒都不老实,一路上风风火火地吵个不停,一个说狗屁的全勤今儿个就该请假,一个反驳道还不都是你不让看天气预报。

回到合租的小公寓,看着对方白发苍苍的狼狈模样,她们又都笑得合不拢嘴,纷纷把湿漉漉的皮包丢在鞋柜上,拎着趟水的外套站在玄关抖几抖,然后蹬掉一路上差点把腿崴断的高跟鞋,光脚溜进浴室。

雷诗忙着对付贴在腿上的丝袜时,安弥修发出一声闷闷的惊呼:她的头发被纽扣挂住了,整张脸围在衬衫里,正像个泥鳅似的扭来扭去。雷诗赶紧给予应有的嘲笑,然后从盥洗台上拿起手机,咔嚓咔嚓地对着安弥修拍了几张,在安弥...

2018-04-07

安·怀特高档缎带店

安艾

穿过崎岖小巷,沿着石子铺就的大道,艾比第一次注意到一间窄小的缎带商店正坐落在巷口,被面包店和服装制造商挤在中间,显得可怜巴巴的。而缎带店的橱窗里是店主用缎子编的一条鲜艳的彩虹,看起来又似乎心情不错。

于是艾比停下奔跑的步伐,驻足片刻后终于决定进去瞧瞧。

一个小铃铛响起来,它是用来提醒店主的。但没人出现。

和外面明亮的光线相比,店里有些昏暗。架子上摆满了琳琅的饰品,让人应接不暇。

艾比关上门,手指划过架子上陈列的一卷卷缎带,手感很奢华。她忍不住拿起一卷。

“下午好,我的小姐。”

一个轻松愉快的声音飘了出来,艾比被吓了一跳,缎带便迫不及待的从她的小手里遛了出来,骨碌骨碌地滚到地上。

“对不起先生,我不...

2018-04-02

不要说话

有忧郁症雷狮描写

BGM:ignace



学生时代的雷狮多么耀眼,像是一轮高高悬挂的太阳,刺眼又炽热,所有人都只能在他的阴影里仰视他。同级生通常会这样形容他:骄傲,狂妄,成功。这样的话题安迷修从来避而不谈,因为他心里的答案与大家格格不入。

如若不是那晚的月光太冷,夜空太暗,操场太空旷,风声太萧瑟,雷狮一定会像过去无数个一人扛过的夜晚那样,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,回到热闹的寝室,继续做人群的中心。

偏偏这天安迷修被一道难缠的数学题搞得晕头转向,套上校服外套跑到操场散心,正看到这样的雷狮:他坐在操场正中间的铁质观望座最上层,背对着月光,脸上的神情看不真切,只能依稀分辨出他深陷的双眼和五官轮廓,皮...

2018-03-26
1 / 10

© 背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