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彻

走吧笑着说着起舞吧

我若是追随您,火海刀山都是最温柔的河床。您的每一次呼吸都是给我的甜言蜜语,但愿布林达森林没忘记您珍贵的自白,除非上帝赞美魔鬼,社会主义者歌颂小布尔乔亚。

我写不来泰戈尔梦幻集的飘渺,字里行间也不会带着丁香的味道,但我完全知晓百合为月亮的爱情而苍白憔悴,我也该为您攒起露水的海洋。

若我有幸打动了您,那我功不唐捐。我不敢过多要求,只恳请您在您的花园里为我采摘一颗蝴蝶花籽,要是您愿意,我更希望它来自伸进您卧房的那一株,我要用它装点因思念您而来的拉弗雷斯塔。...


2018-12-05

你可能每天过得光鲜亮丽却还是忍不住怀念过去。

2018-11-25

莫里家的小少爷喜欢缝制新衣

雷安


小少爷与裁缝的私奔


马车有条不紊地前进,莫里·雷诺先生正皱着眉头翻阅早报。显然今天的金融新闻让他不快。


年幼的莫里·雷狮少爷与父亲一同搭乘这辆马车,缄默的气氛使他觉得压抑,但他又明白不能扰了这位严肃的中年人:因为他的为人就像他的小胡子一样刻薄。


雷狮和父亲之间隔了一小段距离,可他仍觉得拘谨。他不能晃腿,那被父亲视为没教养。所以他只好把手撑在膝盖上,假装那是趴在海边礁石上的海星。他是个擅长自娱自乐的孩子。


这时的雷狮是多么羡慕自己的兄长。那个大他五岁的少年已...

2018-09-23

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时隔两个月发了条lof后发给我的关心私信更多了,你们真可爱。


我很好,只是大学太忙了,甚至超过了我在河北度过的高三。我参加了所有活动和选举,还进了轮滑社和读书爱好者协会,虽然只摔了一次却已经遍体鳞伤,即使如此我仍然愿意当广场快乐的小天使,让汗水沾湿头发,让疾驰而过的风吹拂我滚烫的脸颊。


想来我已经很久没动笔了,不知是我抛弃了文字还是文字抛弃了我,生活填满了我所有的余裕,以至于我有很长时间没像以前那样走在半路突然灵光一闪,慌忙拿出手机记录自己的灵感。从今天起我要重新开始写随笔写故事,写他们,她们,也写我自己。


感谢所有安静的陪伴和偶尔的挂念。

2018-09-16

萍水

雷安

南北战争,南方士兵与联邦医生

BGM: Nuvole Bianche

轰炸机从上空飞过时发出的的轰鸣声宛如敲响警钟,随之而来的永远会是一大堆残破的伤患和他们抑制不住的呻吟。

安迷修穿梭于横亘在地板上的伤患之间,好几次差点被绊倒。他磕磕绊绊地赶到门口,迎接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战士。

硝烟,金属和血腥味一起袭来。

与其说那男人不省人事,不如说他已经失了半条命——他脑袋上被开了个血窟窿,正潺湲地流淌鲜血;一身军装黏糊糊的满是血渍,包裹着布满鳞鳞创伤的躯体。

饶是见多了这样的场景,安迷修还是一惊。比起给他看病,或许他更需要请个神父了。

安迷修凑到临时担架前探他的鼻息,还没决策出是不是要放弃时,他猛地弹起...

2018-07-04

霹雳

“那么,让我们有请这届新人舞蹈大赛的冠军雷狮说上几句吧!”

“这不都是明摆着的吗,你们这群弱…嘿安迷修,把镜子还给我!”

安迷修把镜子藏在背后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: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你臭美得让我恶心。”

“怎么臭美了,板上钉钉而已。”雷狮把胳膊搭在扫帚把上,对着橱窗玻璃摆了个wink。

“但你最好把院子扫干净,未来的冠军先生。”安迷修把门打开,做出“请”的手势。雷狮也不推脱,拖着扫帚往出走,随手顺走了门口的提箱式收音机。

“扫地?见鬼去吧安迷修。”雷狮把收音机放在地上,用脚尖按开开关,在音乐里同无辜的扫帚面面相觑,脚上的滑步已经带着它前进。

他活动自己柔软的四肢,让它们如张弛的蛇一般;他脚尖跳跃,好像地...

2018-06-10

安慰

雷卡

难以忽视的、针刺般的痛感在雷狮的脸上跳跃,这使他不得不费劲又勉为其难地睁开了眼。

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适时收回轻触雷狮伤口的指头,显然他就是罪魁祸首。

雷狮环视四周,以便回忆自己的处境。现在已是夜晚,他大概昏迷了好几个小时。路灯没能照进这个幽僻的小巷,他知道自己正躺在几个又大又鼓的垃圾袋上,里面八成填满了布料场的碎布条,因为它们不仅没有任何异味,靠着还很柔软。他试图支起身子,却发现自己的后脑勺嗡嗡作响。

“还好吗?”一直沉默的看着雷狮的少年开口问道。

“不算太糟。”雷狮轻快地回答,不小心扯到嘴角的伤口,一贯迷人的脸蛋扭曲成皱起来的抹布。

少年向雷狮伸出手,想拉他起来,却发现他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...

2018-04-24

回答提问箱内容

*这里只回答问题,单纯吹我表白我的就不发出来了,我自己偷着乐就好,很感谢大家的鼓励😇

提问箱

Q:老师的文章好多呀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灵感呢?
A:因为上学路太长了。

Q:虽然感觉有点话废,但还是想问太太是怎么写的这么好的文的!!!写作文都跑题的人可羡慕了!【锤爆太太,疯狂打call】
A:虽然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但还是委屈一下:干嘛锤我??
言归正传,个人来讲写作完全凭心情,一定要想写,写起来会开心的时候才能写好。另外平时多看点有情操有价值的书吧,然后培养一个自己的小情趣,比如唱歌跳舞之类的,它会改变你写作的感觉,也可以用来调节心情。
如果你要拿作文说事那就太尴尬了,高三九模我的作文只有36…实际上我的作...

2018-04-18

伴侣的意义

雷安
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,索玛动身去参加安迷修的葬礼。

安迷修比索玛大三十岁,独自办了一所育幼院,救济一些孤儿和患有先天疾病而被遗弃的孩子。虽然他是个老先生,却活泼幽默。人人都喜欢他。

为此索玛很难受,她二十多年的生涯里第一次没穿那些鲜艳的衣裙,把自己裹进一件紧身黑罩衫。她没时间考虑安迷修离开后的种种问题,无论是那些孩子还是她自己,都变得失去明朗的未来了。

葬礼来了很多人,因为安迷修实在是个受人爱戴的和蔼老人。他们都愁云惨淡。

只有一个人例外。索玛见过他一次,他是安迷修唯一的家人:雷狮先生。他站在灵柩旁,被别人的呜咽声包裹着。当神父为安迷修念祷告词时,他高昂着头,一张脸紧绷着,没一点情绪。好像现在葬着...

2018-04-09

肉欲

雷安双性转

一场突如其来的四月飞雪砸湿了两个优雅的铅笔裙女白领,她们手无寸铁,只能迎头与裹着雪花的大风相撞。两张嘴倒都不老实,一路上风风火火地吵个不停,一个说狗屁的全勤今儿个就该请假,一个反驳道还不都是你不让看天气预报。

回到合租的小公寓,看着对方白发苍苍的狼狈模样,她们又都笑得合不拢嘴,纷纷把湿漉漉的皮包丢在鞋柜上,拎着趟水的外套站在玄关抖几抖,然后蹬掉一路上差点把腿崴断的高跟鞋,光脚溜进浴室。

雷诗忙着对付贴在腿上的丝袜时,安弥修发出一声闷闷的惊呼:她的头发被纽扣挂住了,整张脸围在衬衫里,正像个泥鳅似的扭来扭去。雷诗赶紧给予应有的嘲笑,然后从盥洗台上拿起手机,咔嚓咔嚓地对着安弥修拍了几张,在安弥...

2018-04-07
1 / 10

© 背彻 | Powered by LOFTER